e-works数字化企业网  »  新闻  »  记者观察  »  正文

对话广汽研究院唐烨:业务转型,才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

2021年5月25日             作者:e-works 王阳       
关键字:数字化转型  
在唐烨看来,数字化转型能否成功成为传统车企生存发展的关键。Digital or die!
    数字化技术正驱动汽车产业发生巨大变革,深刻影响着汽车研发、制造、营销、服务等全价值链的各个环节。

    作为e-works评选产生的2020年度“中国杰出CDO”,唐烨深谙汽车研发从信息化到数字化、再到智能化的发展与演进趋势。在她看来,汽车企业要打造出明星汽车产品,传统的研发、制造、营销、服务的方式必须全面数字化,业务手段和模式要实现数字化转型。为此,从管理者、业务人员到IT团队人员,首先要突破传统信息化建设思维,充分理解和认识到数字化与信息化的根本区别,不能将信息技术仅仅作为提升业务工作效率的工具,而是要应用信息技术使业务实现向数字化模式的转型。业务转型,才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

    数字化赋能业务,汽车企业价值链中研发、制造、营销等各环节的附加价值都将得到提升。在研发端的附加值将大大提升,而另一端则从营销向后延伸到服务端。

    广汽研究院验证数字化负责人唐烨接受e-works记者采访时谈到,汽车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应建立数字化架构、打造数字化能力,实现从“以产品为中心”的制造型企业向“以用户为中心”的“智造+服务型”的企业转型。
 广汽研究院

深刻认识数字化的价值 

   广汽研究院成立于2006年,作为广汽集团的技术管理部门和研发体系枢纽,负责广汽自主品牌新产品、新技术的规划和重大研发工作具体实施。

    过去十余年,广汽研究院已构建以广汽总部为中心,以美国研发中心、上海前瞻设计工作室为支撑,聚合全球优势供应商和研发机构资源的广汽全球研发网。已建造国内领先、国际先进的研发设施,包括整车、动力总成、新能源等15类实验室和1间含焊接、涂装、总装、机加工的试制工厂,以及1个汽车调校专用试验场。通过建设南方(韶关)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试验检测中心、寒区试验场,以及驻北京、襄阳、吐鲁番等大型试验场基地,构建涵盖新能源/智能网联验证能力的、国内最全面的整车与零部件试验验证体系,新能源、智能网联验证能力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汽车研发业务包括产品设计、验证、工艺,以及项目管理等业务。唐烨指出,要有效推行业务的数字化转型,就必须刻认识和理解信息化、数字化、数字化转型的实质以及它们之间的区别。

    简单地说,信息化是业务在物理世界开展,建立信息系统和技术支撑业务开展,基本上企业有什么样的业务,就建设什么样的系统;数字化包括基于三维数模的数字化(例如三维设计、三维仿真等)和基于数据的数字化(例如数字化验证、用户画像等);数字化转型是把业务从物理世界转型升级到数字空间开展,物理世界响应数字空间的指令,物理世界和数字空间一体化完成业务的开展,是业务的转型。

    唐烨强调:信息化和数字化是非常容易混淆的概念,但对企业的发展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企业的信息化主要用来提升业务的工作效率,而数字化则是为业务赋能,改变甚至颠覆传统的工作方式。业务的数字化转型是一种自我改进,自我颠覆,是企业工作方式通过数字化不断进化的过程。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就是要使企业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业务拥抱转型、信息技术与业务紧密融合,是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 

    麦肯锡报告显示企业数字化转型失败率高达80%。企业如何保障数字化转型项目的成功实施呢? 

    唐烨说:“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信息技术与产品、业务不断深化融合的过程。业务拥抱转型、信息技术与业务紧密融合,是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 

    在推进试制工程等领域数字化过程中,IT人员深入业务领域、成为业务专家,业务人员加速了解数字化技术,IT人员与业务人员紧密协同推进业务数字化转型。

    唐烨带领团队针对于汽车研发场景制定了VR/AR/MR技术规划,将建设国内领先的VR体验验证平台并推进VR体验验证融入整车研发流程,提升用户体验。

    在数字化转型工作推进早期,各业务领域对数字化的认识参差不齐。为激发各业务领域推进数字化转型的兴趣,唐烨主持举办广汽研究院“第一届数字化分享会”,涉及从传统领域的仿真到智能网联新能源等新业务领域的数字化创新应用,获得广汽研究院内外好评。

试制工程数字化转型案例在行业广受认可 

    广汽研究院试制工程数字化使传统试制业务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转型升级,取得了明显成效,实现了业务数字化模式创新。广汽研究院试制工厂因此入选2020年“中国标杆智能工厂”。

    汽车样车试制不同于汽车量产的流水线生产方式,基本上是单工位生产。试制的样车都是个性化生产,且处于研发过程中的样车零部件状态是不成熟的,因此计划变更频繁,现场经常缺料、设备利用率低。唐烨介绍,广汽研究院试制数字化的核心是通过构建数字空间,把在物理世界里开展业务的行为,迁移到数字空间里开展,利用数据驱动生产计划、生产准备、生产执行、质量检测等业务的开展。试制生产实现了数字化生产新模式,突破了个性化产能瓶颈,产能提升高达30%。

    唐烨说:“国家希望国企在数字化转型中发挥带头作用,我们也抱着积极开放、合作共赢的心态,积极推动了广东省数字化联盟的成立,广汽研究院还被推选为广东省数字化联盟的理事长单位。”

广汽研究院数字化发展路径:从信息化到数字化,最终走向智能化 

    广汽集团已将数字化纳入到企业战略中,广汽研究院明确了以“信息化研究院”到“数字化研究院”再到“智慧研究院”的数字化发展路径。

    唐烨指出,“信息化研究院”是以信息化建设为重点,建设“全球研发办公一张桌”;“数字化研究院”则以“信息化、数字化、互联化、在线化、智能化”为基础,以“万物互联、虚实融合、数字洞察、智慧决策”的数字化研发为目标;“智慧研究院”将实现“软件定义、平台运营、业务在线、数据智能”的智慧化研发。

    广汽研究院数字化目前处于“数字化研究院”阶段,成功推进了试制工程数字化、质量管控数字化等多个数字化项目,在十四五期间将完成数字化研究院的建设。

    未来,广汽研究院还将在“数字化研究院”基础上建设“智慧研究院”,深入应用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基于知识工程打造一个更高效、更智能的组织。对唐烨来说,等待她的将是更多自动化、智能化方面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数字化能力是车企核心竞争力 

    在汽车10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汽车产品经历了从机械产品到机电产品再到智能网联产品的演进升级。

    唐烨非常认同广东省数字化联盟创会理事长唐湘民博士提出的“微笑曲线2.0”理论——随着汽车产品智能化,软件在智能网联汽车中逐渐占据支配地位(软件定义汽车),而软件的赢者通吃、复制零成本的特点,使得研发端在汽车产品的价值得到了很大提升。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互联网公司、ICT企业纷纷进入汽车行业的原因。目前华为、阿里、百度、小米在内的互联网巨头早已布局汽车领域,蔚来、小鹏、理想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也已实现量产并在美股上市。

    以华为为例,虽然华为不做整车,却正在深度开发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智能能源、智能座舱等汽车数字化功能,以及为智能网联汽车提供智能车云,这些正是“微笑曲线2.0”的研发和服务两端,也是传统车企努力的方向。

    在唐烨看来,数字化转型能否成功成为传统车企生存发展的关键。Digital or die!

    唐烨指出,“业务转型的关键举措是打造数字化能力,建立数字化架构”。传统汽车企业需要建设基于数字化架构的数字化平台以服务于业务的数字化运营;建设大数据平台、云计算及服务平台等先进的基础设施;打造以软件、平台、数据为核心的产品开发和业务运营的核心数字化能力,以应对数字化时代的挑战,进而拥抱时代机遇中赋予的更大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王阳
e-works
官方微信
掌上
信息化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
博客推荐
视频推荐